Gabby Llanillo - STEM 職涯的歸屬感

跳到主要內容
Pangea temporary hotfixes here

Gabby Llanillo 從小就被遊戲所吸引 — 即使她是房間裡唯一的女孩。小時候的興趣以及堅持不懈相結合,使她得以在 Riot Games 擔任品質保證工程師和品質主管,開創出成功的職業生涯。Gabby 加入 Logitech MX #WomenWhoMaster 系列,談論她如何找到自己的聲音、遊戲多樣性的價值以及如何建立可持續發展的職業生涯。

問:你的童年是什麼樣的?您在成長過程中是一個傳統的電腦極客嗎?

是!我很小時候就沉迷於電腦。我在菲律賓出生並長大,大部分的時間都泡在我叔叔的 PC 網咖裡。那裡到處是遊戲玩家和電腦極客。我大部分的空閒時間都花在免費使用網際網路和在電腦上玩遊戲。我玩過多種策略遊戲,例如《世紀帝國》、《星際爭霸》和《魔獸爭霸》。然後還玩過《罪惡城市傳奇》、《俠盜獵車手》、以及其他我不應該玩的東西。超級喜歡電腦和遊戲,讓我成為了我家庭中的 IT 人士。

問:聽起來你的家人知道你擅長技術領域。他們是否同意你進入 STEM 領域,然後還專門從事遊戲工作?

他們真的很支持我,至少在 STEM 這部分。我認為他們只是不知道電子遊戲是做什麼的。我媽媽對我選擇技術職業的態度要開放得多,因為她在求學時也學習過電腦科學,但最終她順從自己成為舞蹈老師的熱情。

問:你最終也順從你的熱情,進入了遊戲行業。現在你是一名 QA 工程師。你會如何描述你的工作?通常一天會是什麼樣子?

成為 QA 工程師與成為品質主管有很密切的關係。測試是其中的一部分,但我的職責還包括讓團隊在增加新功能時做出明智的決定。我們評估風險,思考「好」的外觀是怎樣、產品應該是怎樣、使用方便性和吸引力。所以這不僅僅是「這可以運作嗎?」 這是關於如何製作人們會喜歡的產品。 

QA 是瞭解電子遊戲開發期間各個不同部分的好方法,因為你會和所有開發人員密切合作,並瞭解流程的開始和結果。您實際上就是最接近產品本身的人。

問:有些人,尤其是女性、有色人種和 LGBTQIA+ 社群中的人,覺得他們無法在 IT 工作場所做真實的自己。你如何能全心投入於工作?

無論如何,我都不能不做自己。自我就是這樣閃亮存在。 

我很幸運有支持我的團隊和主管,讓我覺得我可以做我自己,不必裝模作樣。但在我大學畢業的時候,我就希望,我可以真的不在乎人們關於這一點有什麼想法,我只是要做我自己,然後看看情況如何。

「我有足夠的工作資歷,而且對自己充滿信心。現在我理直氣壯地做我自己。如果連做我自己都辦不到,那我還能做什麼?」

問:這真令人驚訝。你有什麼方法可以協助其他人像你一樣讓自我閃亮存在嗎?

我始終嘗試與我的團隊保持溝通,並且告訴他們,談論自己的感受和工作狀況,是很好的一件事。我也始終在與主管交談時和代表我們的團隊時,嘗試以更顯眼的方式展現,以我希望其他人也是如此的方式展現自己。嘗試向上級主管提出訴求時會有很多恐懼,特別是一個新人,懷疑你的訴求是否值得傾聽的時候,所以我嘗試透過自己的行動讓他們更有能力。 

除了擔任 QA 工程師和品質主管之外,我也是名為 Rainbow Rioters 之員工資源團體的罷工小組負責人。這是我們的 LGBTQIA+ 資源團體,其目的是要在 Riot 內外培養包容性社群。我們計劃整年都在公司內部和外部舉辦活動,而不是只將精力集中在同志驕傲月上。在過去的幾年裡,這個團隊完成了各種令人讚嘆的工作,從與我們的酷兒創作者一起設計 T 恤,和成立小組以舉辦慶祝同志驕傲月活動,到整年都為員工提供資源。

Gabby Llanillo 勇者鬥惡龍

問:誰在你職業生涯的早期為你提供協助?你有過導師嗎?

我是在沒有認識很多人的情況下,進入這個行業。在那時候,有幾位女性幫助過我。但有這麼一個人對我來說意義重大,Cynthia Ibarra。她是我最後一個工作的遊戲工作室頑皮狗 (Naughty Dog) 的主管。她是這個團隊的基礎。她給了我情感和工作方面的支持。我覺得我可以去找她做一些不只是與工作有關的事情,但無論如何,她總是敦促我在工作中做得更好,而沒有使用甜言蜜語哄騙任何事情。

問:像 Cynthia 這樣的導師給了你什麼最好的建議?

不要把熱情與剝削混為一談。放鬆。人們總是告訴我放慢速度。我仍然沒有遵循這個建議,但我知道,並正在努力。我經常需要提醒自己,我的職業生涯還很長,保持可持續發展會更好,而不是很快就筋疲力盡。如果你一直只專注於工作,那麼你會無法體驗到生活中的很多層面。

「人們提醒我,我也提醒自己,我不必一次完成所有事情,而且獨自完成。總會有其他人可以提供協助,所以請尋求協助!」

我真的很難做到,因為我喜歡處理一堆事情,並且喜歡說:「我可以做到!」 但是每個人都有極限,我正在瞭解自己的極限。

問:讓我們向前看。您認為未來十年整個行業的走向會怎樣?

我想很多人都擔心遊戲會被貨幣化和資本主義所淹沒。但遊戲行業是如此充滿熱情的行業,我希望不會完全變成這樣。我仍然認為這是最好的行業之一。 

我還看到遊戲中出現了更多的多樣性。我真的希望這能比科技業更快地沿著這條道路前進。這包括嘗試在幕後納入具多樣性的作者和創作者。因為當我們運用新的創意背景和訴求時,這些觀點就會出現在遊戲之中。

Gabby Llanillo 奧術

「任何時候有人發訊息告訴我說,看到我在遊戲業界的表現,讓他們覺得他們有歸屬感,這感覺真的很重要。我想要讓更多的人擁有歸屬感。」

問:說到行業會如何變化,想像一下您的曾孫女最終成為 QA 工程師或在 2100 年在遊戲行業工作。你希望她的生活會是怎樣?

我希望她不會覺得她必須成為她所屬特定人群的唯一聲音。我希望她感覺自己是眾多人群中的一員,相較於被賦予超級權力,我希望她能夠是正常人。我知道到時會有更多要處理的問題,但我不希望這甚至會成為她是否該屬於這個行業的問題。

在 Twitter 與 Gabby 聯繫:@gabs820 或在 LinkedIn 上進行聯繫。

除了在 Riot 的工作外,Gabby 也是 Project AWR 的成員,這是一個致力於為亞洲女性在遊戲行業創造安全空間的組織。她也與 De La Salle University 合作舉辦一場旗艦級活動:Good Game Well Developed,並擔任演講者和導師,為有興趣在遊戲行業從事 QA 工作的學生提供指導。

女性大師系列重點介紹在 STEM 領域具有傑出貢獻的女性。此系列的目標是表彰這些貢獻,激勵未來的領導者,並協助縮小技術領域的性別差距。

照片來源:Gabby Llanillo

 

#WOMEN­WHOMASTER

認識 STEM 領域的頂尖大師

Sara Inés Calderón 縮圖影像

Sara Inés Calderón

Sara Inés Calderón 是一位終生的愛書人,她透過新聞工作發現程式撰寫這項技能,並認為多樣化的技能組合在科技行業是一種被低估的資產。作為一名成功的軟件工程師,她成為我們 #WomenWhoMaster 的下一個專題報導對象,為在 STEM 領域感到格格不入的女性提供了建議和鼓勵。

Aisha Bowe 縮圖影像

Aisha Bowe

Aisha Bowe 是技術服務公司 STEMBoard 的創辦人暨首席執行長,也是 LINGO 的創立者。我們有機會可以與她交談,瞭解更多關於她的生活、她的職業、她對輔導的想法以及她對其所在領域的未來願景。